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   2007年 07月 ( 3 )   > この月の画像一覧

[海燕相关,一切都是伪的]2


跟海燕一起的日子,大约是他最热血的青年时光。



生诞日


哎阿近。
语气词与称呼从来不分开是志波海燕的特色。
怎么样。
海燕坐到他身边。

什么怎么样。

得了,别跟我装不知道。12队有什么好玩的啊。
海燕瞥了他一眼,神不知鬼不觉的搂走他手中的竹筒,搁嘴边喝了一口。

还那样呗。
近不满的瞪他一眼,仰头看着天,无关痛痒的道。

相亲怎么样了?
哪个?
当连长的那个。
哪有当连长的?
跟你相过亲的够一个连了,就这次这个漂亮,不是连长么。
……你欠揍吗?

志波海燕一边大笑一边挡开他的拳头,近顺手将他的腕子握在手中。
笑够了,顺势往后一躺。草垛干燥而温暖。

哪天你不在了,尸魂界一定闷死。

你咒我早死啊。
志波海燕将竹筒子放嘴边,喝一口。通过罐子的共振传来闷闷的声音。

诶,我说,热血男,什么时候一起去?
你找着了?
当然。

志波海燕两眼望着天,算了算。
干脆现在就去!
说罢一个鱼跃跳起身来,

我说你也太急了吧?哪有计划还没定接着就行动的?
恩。他拍打着屁股上的干草。送人。赶着呢。
送人?送谁啊?
阿近顺口问。

人。
废话。他用手背挡开他拍落的杂草叶儿,站起来,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谁啊,透露透露。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啊——
他拖着调子。

近墨者黑。

海燕转过头来,在他肩上推了一掌,笑得灿烂。反正你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近没站稳,又坐倒在草堆上,望着海燕,忘了抬手挡在眉际,刺眼的阳光从海燕头顶直射进他的眼里,那一刹,瞳子酸痛,眼眶一红。
这倒把海燕吓了一跳。
不会是我把你打哭了吧?啊?
口胡!
他打掉在发旋名为安慰的乱摸的手。
迷着眼了,估计是你小子刚刚拍的草掉眼里了。
不·会·吧——
志波海燕用异常抑扬顿挫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然后用两根手指在他的眼眸上比了比。
你那小眼珠子还没这草大,怎么可能掉得进去。
你找死吗!
他吼他,伸手一把,却被海燕闪身躲过,逃开一尺远,掐着腰看着他笑。
你要叫海燕副队长!
他把手拢在嘴边,冲他喊着,副赠一串爽朗的笑声。

阿近突然想起了今天是哪一天。他估摸着自己大概知道了海燕要拿给的那个人是谁。
明天即是尸魂历一月三十一。
朽木白哉的生诞日。

他们俩不是水火不容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熟络了呢?
[PR]
by afyqwlh | 2007-07-09 23:01 | YY库

浦白,题目未定

人种


朽木白哉以为自己已经见过了这个世界的各种人,然而他发现自己漏了一种,而现在有人正“体贴”的为他补上这个空缺。

年轻的当家看着那人把一条鱼从尾巴开始放进嘴里,然后拖出一条完整而干净的鱼骨。

“……你能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来吃鱼?”

“哦。”那人塞满食物的嘴巴蠕动着,含糊不清的吐出这个字。

他看着他又拿起一根小鸡腿,放进嘴巴里,然后拖出一根形状漂亮的鸡腿骨。

“……”

他看着他终于拿起筷子,用铲的方式锄起一行炸花生米,然后倒进嘴里。

“……你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唔。”









朽木白哉一直没有问他,来干什么,为什么来。浦原喜助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么,现在还来干什么。

他没有问,他也没有说。

两个人还像原来一样过着时间,他坐着看书,他坐着看他看书。然后他看他看得睡着了,然后他从书上抬起眼来看他睡着。

他跟他说,怎么你什么都不问吗。

他说,有什么事情需要问么。

他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压低帽子笑。我就喜欢你这一点,白哉。

他没有看他,继续低头写他的文件。我最讨厌你这一点,浦原喜助。

浦原看着他,然后跟他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小白哉。

白皙的手一停,然后继续上次笔画的断裂处书写。他说,我知道。

还是问问好吧?他用手指转着帽子,嬉皮笑脸的对他说。

他问他,你来做什么。

他给了他一个自认为是可以魅惑众生的微笑,他说,来搞外遇啊。

然而从那时开始他就知道了朽木白哉不属于“众生”这个范围。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写他的文件,只是从嘴鼻之间冒出一声哼,表示他有听到。

他问他,你什么都不问吗。

他答,有什么事情需要问么。

浦原睁大眼看他,然后眯起眼笑。





外遇



哪,夜一,我要出去见情人了。

哦~

女子爽快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玩她的游戏机。

男人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这个样子,泼辣爽快得有些不像女人。然而他就喜欢她这样的样子。

喂喂,什么时候也给我看看你吃醋的样子啊?

下次吃饺子的时候我会倒上一碗吃给你看,现在,闪。我要打BOSS。

男人悻悻的从金色眼与电视的两点连线上移开。

那我走了。

哦。不过有时间限制哦。

啊?

一个小时、一天、一周、一个月。你自己选吧。

诶?为什么没有一辈子?

我不会提供任何对我地位有危险的可能性。女子狡猾而爽朗的笑着。

哎呀,夜一什么时候也变得像狐狸般狡猾了?

那是因为和狐狸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只有狐狸妈妈。女子露出雪白的牙齿开心的笑。
[PR]
by afyqwlh | 2007-07-09 00:20 | YY库

[白黑白 虚圈相关34题]



1、六花[乌葛]

就是这么个小东西把我胳膊修好的吗?
还给她。
我就看看!又不是你的你紧张屁啊!
他抛给他。
乌尔齐奥拉摊开手掌看了看那个蓝色的发卡,伸手拨下蓝发破面的额发斜着别进去。
……果然不如她带着效果明显。
你做什么!
他恼怒的整理掉下来的头发。
我好不容易才弄上去的!现在发蜡很难买的!
[PR]
by afyqwlh | 2007-07-08 23:38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