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YY库( 21 )

[海燕相关,一切都是伪的]2


跟海燕一起的日子,大约是他最热血的青年时光。



生诞日


哎阿近。
语气词与称呼从来不分开是志波海燕的特色。
怎么样。
海燕坐到他身边。

什么怎么样。

得了,别跟我装不知道。12队有什么好玩的啊。
海燕瞥了他一眼,神不知鬼不觉的搂走他手中的竹筒,搁嘴边喝了一口。

还那样呗。
近不满的瞪他一眼,仰头看着天,无关痛痒的道。

相亲怎么样了?
哪个?
当连长的那个。
哪有当连长的?
跟你相过亲的够一个连了,就这次这个漂亮,不是连长么。
……你欠揍吗?

志波海燕一边大笑一边挡开他的拳头,近顺手将他的腕子握在手中。
笑够了,顺势往后一躺。草垛干燥而温暖。

哪天你不在了,尸魂界一定闷死。

你咒我早死啊。
志波海燕将竹筒子放嘴边,喝一口。通过罐子的共振传来闷闷的声音。

诶,我说,热血男,什么时候一起去?
你找着了?
当然。

志波海燕两眼望着天,算了算。
干脆现在就去!
说罢一个鱼跃跳起身来,

我说你也太急了吧?哪有计划还没定接着就行动的?
恩。他拍打着屁股上的干草。送人。赶着呢。
送人?送谁啊?
阿近顺口问。

人。
废话。他用手背挡开他拍落的杂草叶儿,站起来,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谁啊,透露透露。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啊——
他拖着调子。

近墨者黑。

海燕转过头来,在他肩上推了一掌,笑得灿烂。反正你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近没站稳,又坐倒在草堆上,望着海燕,忘了抬手挡在眉际,刺眼的阳光从海燕头顶直射进他的眼里,那一刹,瞳子酸痛,眼眶一红。
这倒把海燕吓了一跳。
不会是我把你打哭了吧?啊?
口胡!
他打掉在发旋名为安慰的乱摸的手。
迷着眼了,估计是你小子刚刚拍的草掉眼里了。
不·会·吧——
志波海燕用异常抑扬顿挫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然后用两根手指在他的眼眸上比了比。
你那小眼珠子还没这草大,怎么可能掉得进去。
你找死吗!
他吼他,伸手一把,却被海燕闪身躲过,逃开一尺远,掐着腰看着他笑。
你要叫海燕副队长!
他把手拢在嘴边,冲他喊着,副赠一串爽朗的笑声。

阿近突然想起了今天是哪一天。他估摸着自己大概知道了海燕要拿给的那个人是谁。
明天即是尸魂历一月三十一。
朽木白哉的生诞日。

他们俩不是水火不容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熟络了呢?
[PR]
by afyqwlh | 2007-07-09 23:01 | YY库

浦白,题目未定

人种


朽木白哉以为自己已经见过了这个世界的各种人,然而他发现自己漏了一种,而现在有人正“体贴”的为他补上这个空缺。

年轻的当家看着那人把一条鱼从尾巴开始放进嘴里,然后拖出一条完整而干净的鱼骨。

“……你能不能用正常一点的方式来吃鱼?”

“哦。”那人塞满食物的嘴巴蠕动着,含糊不清的吐出这个字。

他看着他又拿起一根小鸡腿,放进嘴巴里,然后拖出一根形状漂亮的鸡腿骨。

“……”

他看着他终于拿起筷子,用铲的方式锄起一行炸花生米,然后倒进嘴里。

“……你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

“唔。”









朽木白哉一直没有问他,来干什么,为什么来。浦原喜助的目的不是已经达到了么,现在还来干什么。

他没有问,他也没有说。

两个人还像原来一样过着时间,他坐着看书,他坐着看他看书。然后他看他看得睡着了,然后他从书上抬起眼来看他睡着。

他跟他说,怎么你什么都不问吗。

他说,有什么事情需要问么。

他看了他一会儿,然后压低帽子笑。我就喜欢你这一点,白哉。

他没有看他,继续低头写他的文件。我最讨厌你这一点,浦原喜助。

浦原看着他,然后跟他说,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小白哉。

白皙的手一停,然后继续上次笔画的断裂处书写。他说,我知道。

还是问问好吧?他用手指转着帽子,嬉皮笑脸的对他说。

他问他,你来做什么。

他给了他一个自认为是可以魅惑众生的微笑,他说,来搞外遇啊。

然而从那时开始他就知道了朽木白哉不属于“众生”这个范围。他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写他的文件,只是从嘴鼻之间冒出一声哼,表示他有听到。

他问他,你什么都不问吗。

他答,有什么事情需要问么。

浦原睁大眼看他,然后眯起眼笑。





外遇



哪,夜一,我要出去见情人了。

哦~

女子爽快的应了一声,然后继续玩她的游戏机。

男人笑了笑,他知道这个女人就是这个样子,泼辣爽快得有些不像女人。然而他就喜欢她这样的样子。

喂喂,什么时候也给我看看你吃醋的样子啊?

下次吃饺子的时候我会倒上一碗吃给你看,现在,闪。我要打BOSS。

男人悻悻的从金色眼与电视的两点连线上移开。

那我走了。

哦。不过有时间限制哦。

啊?

一个小时、一天、一周、一个月。你自己选吧。

诶?为什么没有一辈子?

我不会提供任何对我地位有危险的可能性。女子狡猾而爽朗的笑着。

哎呀,夜一什么时候也变得像狐狸般狡猾了?

那是因为和狐狸爸爸生活在一起的只有狐狸妈妈。女子露出雪白的牙齿开心的笑。
[PR]
by afyqwlh | 2007-07-09 00:20 | YY库

[白黑白 虚圈相关34题]



1、六花[乌葛]

就是这么个小东西把我胳膊修好的吗?
还给她。
我就看看!又不是你的你紧张屁啊!
他抛给他。
乌尔齐奥拉摊开手掌看了看那个蓝色的发卡,伸手拨下蓝发破面的额发斜着别进去。
……果然不如她带着效果明显。
你做什么!
他恼怒的整理掉下来的头发。
我好不容易才弄上去的!现在发蜡很难买的!
[PR]
by afyqwlh | 2007-07-08 23:38 | YY库

关于那武林中所不为人知的事

关于人:
首先,飞鹰教的四子和六子,其次,蓝,其次,九海燕护法,其次,浮真人,其次,朽木当主

关于CP:
首先六子受,其次海燕护法受,其次海白爱万年OTZ

特别关怀:
慎入















我:忠义难两全。他们就像武侠里的那种,饼干就是爱着六师弟的四师兄,然六师弟偏偏跟那谁天雷地火的意见钟情爱他爱的死去活来,师兄知道心碎却没办法只好在他身旁守护,最后那某人突然失踪师兄便在六师弟身边一直守着,一来二去日久生情,在大婚当天却听闻那谁的消息。与原来某人是魔教教主,现六大派围攻虚夜宫,是要去那教主人头,六师弟扯下红盖头,一身新装在拜堂那刻转身运轻功就走了。临走前吻准新郎,你我拜过堂,我便一世是你妻,你若信我,便任我去,欠你的洞房花烛夜,我自会偿来,师兄留他不住,血泪如注,干涸,便留眼下,江湖人称血泪侠。

我:那六大派争夺的,就是那屠龙公主啊。不知是谁造谣……啊,不,是传闻公主在魔教教主蓝顶天手上,于是六大派便来围攻说要伸张正义。

蛋:蛾眉派是卯之花。

我:对,还有一角是少林寺的。

蛋:难道武当派是隐密机动?

我:武当是阿十三,人称浮真人,据不可靠的江湖传闻称,他跟魔教教主大有渊源,而且魔教的九护法就曾出自武当门下,是他最爱的弟子,因为跟魔教教主关系不清白而被他逐出师门。

蛋:他不是和朽木世家的当家私定终生了咩?

我:可惜了九护法江湖少见的俊逸模样,自打他离开之后,武当山的GDP下降了好几个百分点。

蛋:原来是武当被挖角啊

我:不,是浮真人逐他出师门的,九护法说你便当真要逐我,浮真人叹气说你已不是我的海燕,你的心已不在我这里……还砍了九护法一刀,九护法气得转身就走。

蛋:他这样一走了之还有朽木当家怎么办?

我:当然生气了,围攻虚夜宫朽木家也派了兵去,据说是朽木当家的妹妹。

蛋:好象还有江湖百晓生的弟子阿散井蛇尾丸。

我:对的。不过,这朽木当家,也算是难得的痴情汉子,据传蝴蝶谷他家宅子中一直珍存着九护法的画像,就藏在他亡妻画像背面,上有起亲笔提字,天高地远,惟此人独居吾心。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写给他老婆的呢,其实是在说九护法。据说浮真人气走九护法的时候他们两人都快拜堂成亲了。

蛋:这浮真人还真是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啊。

我:结果待白哉当家准备婚事的时候听到同在武当拜师学艺的妹子说九护法被砍了应该是死了。从此白当家见了浮真人就没好气,当天差点杀上武当要人。其实他的确伤的很重,恰好被飞鹰教的六侠撞见,带回了家,那时六侠正与蓝顶天同居中,蓝见到九护法心中便知晓了是怎么回事。

蛋:于是他对九护法施了移魂大法吗?

我:不,是乾坤大挪移,把那伤移地板上了,地板裂了好大一条缝,九护法看着那裂缝没说话,蓝顶天又痛又惊:这浮竹,便是当真想要你的性命么。早知如此,当初即便强要了你也要留你在我是身边不许你回武当。于是带他回总部疗养顺便“叙旧”。也就有了开篇那蓝莫名失踪了。

蛋:处处埋藏着奸情。
[PR]
by afyqwlh | 2007-06-10 13:11 | YY库

[银白][给老哥的结婚贺礼]寻

[银白][给老哥的结婚贺礼]寻







有时他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蜘蛛自手边落下,朽木白哉只是看着,再也无兴趣和精力去追逐并搁在手指上把玩。

他抬头,过于强烈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开始喜欢又惧怕阳光。

他把手背搁在额头上,遮出一小片荫。湛蓝的天空深处有淡淡的片状白溶在里面。空气中没有云柔软湿润的味道。

他记得打自出生时起,他就从不知道厨房在何处。没有任何人让他进过厨房。此时他手里握起明晃晃的菜刀,掂量一下,看着桌上鲜亮的橙子,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他可以将虚切成丝,却不懂如何将橙子切成块。艳橙的水果在桌面上被阳光照得仿佛在发着光,朽木当家终究还是没思考出菜刀该用怎样的刀法。他思量了一下,终究还是有些无奈的自暴自弃。

——总之,能吃到口中便成罢。

不知用菜刀是否得出始解。

市丸撑在层叠的瓦片上,径自笑得全身颤动。



他皱眉。



——散……



终究还是有人将橙子拿了起来,顺便拖出桌下那个盛满橙丝的筐子。

哎呀哎呀~这样不行呀,朽木队长。怎么能用这个呢?

市丸笑着卸下他手中的刀,不是用这个的。

他看着他剥橙子的手指,指尖染了橘黄的色彩,渍进皮肉中。他注意到他的目光,伸手到他的面前,咫尺的距离,孩子气的恶作剧,他的鼻腔中满是他手指上橙子的酸楚甘苦的气味。

每次回想起金色的手指,他都觉得恍若隔世。

尸魂界蓦的缺失了三个人。他突然想起了三番副队长画的那副画,平平常常的三番院落,回廊中凭空空了一块地方,没有铅笔线,没有勾边,没有色彩。

——那是什么。

——啊……队长,不,市丸他,经常倚在那里的。

他终究还是没有问,那空的是因为忘记了他的容貌,还是根本就是待着那个人回来。

十番副队长双手捏着它,垂着眼看得很入神,然后嘴角的痔动了动,笑中带着橘子的苦。

——是啊,他这坏习惯,总是改不了。

朽木看着她,闭了眼,转身。

人活得久了,总有一些东西见不得。






(TBC)
[PR]
by afyqwlh | 2007-04-29 23:59 | YY库

[海燕相关]伪蓝海,伪海白,一切都是伪的。1

1




志波海燕从来都没有什么挫败的感觉,到了哪里都一样,用他的说法,他名字和本人本身就是勇敢的鸟。

曾经有人说过他的人缘很好,他立刻洋洋得意起来,显然对这样的夸奖非常在行。他确实是这样一个男人,把天涯若比邻发挥到极至的男人。

他好象什么都会,番队里什么事也都找他。水票没了,文件需要拿了,地板坏了,搬花盆了,屋顶又漏雨了,去四番帮队长排队拿药了,刚来的小姑娘被路上横断吊着的蜘蛛吓坏了,等等等等,蓝染曾经打趣他是嫁到了四番,已经是半个四番的人,静灵中只有四番兼顾物业局角色。到了后来演变到周围的番队也找他帮忙。

白发队长站在走廊尽头冲着迎面而来的一席队长副队长张望。

他被留下来接受教育辅导。

蓝染笑咪咪的跟浮竹说。

早就跟他说过不要去撬一番的地板。

蓝染合上眼,弯起嘴角,笑。

原来你知情啊。纵容犯。

真严重的罪名啊,蓝染。

不过山本老师仿佛并不讨厌他。

浮竹一怔,看着蓝染,然后笑,尸魂里,有哪个讨厌他的?

蓝染拍了拍落着长发的肩膀。

知道他做的事危险,却不阻止,只是站在旁边看着,这种纵容,会害了他的。然而他只是拍了拍,什么都没说。

呃?什么?

浮竹转身。

蓝染笑。一阵风吹散棕色额发。

不,没什么。
[PR]
by afyqwlh | 2007-04-04 00:26 | YY库

纪念海燕,纪念KUSO的涂鸦板

还我的涂鸦过程来!!!= =
混蛋啊!
我的原稿啊!

只来得及存下了这张= =
我还打算拿完整的来做LOGO来着!
死涂鸦板你还我海燕来TAT...........................................

点击看大图...

f0132146_1818634.jpg

[PR]
by afyqwlh | 2007-04-01 18:18 | YY库

[给露亲的回礼文][心弦]题目未定 A


于是说,在黑白蓝白心弦弦雨中便选了这个


[心弦]



黑崎一心有时总是在想,比起做医生,或许石田龙弦更适合做一个灭却师。

或者算命师?

他挠挠头,有些拿不准。直到现在他还是解释不清灭却师的具体含义。灭却,灭却什么?那一光箭射穿的灵魂,了断的究竟是命,抑或是缘线。

他曾经跟他喝茶的时候说过,斩魄刀斩得断命,斩不断绊。

当时他只是端着茶碗,站在茶盘前,垂着眼看着白水从串珠到沸滚,然后给自己添满。黑崎看着他,在他添毕之时伸手接过。回回如此。只有这一次,他并没有放下玻璃壶,那只手越过横断在两人之间的茶盘,给他添满。

所以说死神才会太面汤。

所以说灭却师下手太狠了。

他提高了个声调,纠正。

把什么都消灭得干净,啥都不留,连缘分都斩得一干二净。

他听到一声带着轻蔑气息的哼笑——这个灭却师的语气向来如此——无楫之谈。

死神撇了嘴,对这个不屑一顾。

唉——

他用夸张的口吻长长的叹了口气,最近总是脖子痛。

他倚在藤椅靠背中,伸出手。

过来。

不动半点声色。

啊?

男人把手伸进前襟里,抓了抓。

什么啊?

灭却师没有再言,他也没有再问。

片刻,他叹了口气。

真是的,每次说话都莫名其妙。

起身。

更可恶的是,我居然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避开他叠起的脚,躬身靠前,双手撑在藤椅的扶手上。那只手自他的肩上颈旁擦过,冰凉干燥的触感,凭空一握,便撤下手来。

他握住那只手握成拳的腕子,搁到眼前。翻来覆去的看。皱眉。

这里面到底握住什么了啊。

凭你的眼,还看不到。

真欠揍的口气,小子。他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就不怕我邪念一起把你干掉?

你还没那本事。

他弯起嘴角笑,架空的左腿上抬,腿干抵在他的腿间。杀了你不容易,断了你后到没什么悬念。

我靠啊!你少乌鸦嘴!

一阵沉默。

一心不说话时他总是不会先开口。

那个……

黑崎挠挠头,手靠前挪了挪。

嘴唇含吮轻吻。

眼镜摘了。
[PR]
by afyqwlh | 2007-03-29 01:10 | YY库

[蓝海/海白]QQ记录NO.3

说明
这个,由于明天还要急着回学校,归期不知何时(汗)
于是这个是插花啦设定啦草稿啦都混一起了


羽:蓝染 流石:海燕


蓝染 21:55:21
CP是?

海燕 21:55:27
蓝海白好了 隐海白

蓝染 21:55:53
你开始吧

海燕 21:56:58
囧|| 好 我想想 稍微半虚半人一点的海燕要紧吗?

蓝染 21:58:57
你写吧

海燕 22:12:59
梅雨天
回过头看了眼倒下的尸体,暗黄的地面上血色被雨水一波波的散去...剔去所有的沉积和暗调,只留下斑斑痕迹的鲜红
穿过已经被浸透的忍冬丛.浓密的绿叶间小小的花朵也积满了水珠.本就浅浅的白色被氤氲成虚象.
吸了一口气,循着树间的空隙望去.不远就要到达五番的驻地了...
他把手在衣摆上擦了擦...低头无意识的笑了笑

"真是怀念"

蓝染 22:22:24
梅雨天
外面呼啸的风声终于唤了他的注意,那风比起前年似是愈发盛了。从书页发黄的纸张上抬起眼,昏黄的摇曳累人乏惫,如何也不及电力方便。他搁了眼镜,揉捏几下天阴穴,那镜子,终究还是不适合他戴的。戴了许久,近几日的排斥特别强,大约是离摘下的日子愈近了。
他合上书,伸手轻捻灭了油火灯心。
(所以说,我写的真恶(三声)。。HOHOHOHO。。。。。。。。。。。。)

海燕 23:04:50
天色变得更加黯沉...他循着小道向前,红砖白墙的建筑在灰暗中逐渐清晰起来.
轻巧的跃上并不太高的围墙,从那个角度,恰巧可以俯瞰整个中庭.
墙里的忍冬香气干净清明.尤其是这样潮湿的雨夜里,香气更加清晰,却隐隐的让他觉得沉重. 两旁靠近走廊的几间房扔亮着灯,偶尔也有他曾经的同僚穿行其间.熟悉的声音,画面,如今或多或少都有了改变.
那个生前他去过无数次的房间就在面前.

蓝染 23:27:17
这季月,静灵的雨水总是多的,竟也像那现世似的。
或是当初控着它的人,总有些个坏心思。
他闭着眼,依旧是没有睁开。潮湿透彻的空气与屋内的混合着,温润得如同孩童的脸颊。 风尚未停,雨水亦在大气中不舍弃的添乱。水滴撞击屋脊的声音,延着层叠的瓦片滑落的声音,粘连着终从末端滴下的声音,如同古曲一般流畅自然,加之空气流动的悉梭作响,在这层次分明的气息中,竟也各自清晰。

再是如何,也遮不去。
他淡淡一笑。
“是海燕么?”

手指往灯心上一划,火光重燃。
他拿起眼镜,戴上。
“既然来了,怎么不进来小坐?”


(TBC)

蓝染 23:30:44
他的手是火柴

海燕 23:31:01
灵力
><

蓝染 23:31:31
其实他九是。。。卖火柴的小女骸

海燕 23:31:39
喷笑

蓝染 23:32:02
下一次再捻灭,再点燃的时候 问的就是“是火鸡么?”了

海燕 23:32:20
喷了


下次就是“是蛋糕么?”。。。。。。。
[PR]
by afyqwlh | 2007-03-23 01:01 | YY库

[蓝海]QQ记录NO.1

关于角色选择的说明
由于两位群众演员均不果断,因此只能交由硬币做决定。
以后的QQ扮演均由此方法决定
(俺就爱抛硬币-V-)

本次:
羽:蓝染 某同学:志波海燕

场景
蓝的书房

蓝染 21:04:18 你萌什么? 志波海燕 21:04:26 你也老了 这句 XD


好,以下是开始了。

蓝染 21:09:05
你的睡眠似乎特别少。
被单开始蠕动,他的目光从书本上转移,停在那颗发型糟糕的头上。

志波海燕 21:14:15
(在被单下面眨了眨眼睛.舒服的把腿伸直,打个哈欠.
咕囔两声...又缩回被子里)

蓝染 21:16:27
他没再继续说的意愿。稍推了下架在鼻梁上的镜框,手中的书又翻过一页。

志波海燕 21:17:45
不回去也没关系吗.主上..... 耸了耸肩膀
往被单下滑了半分

蓝染 21:26:20
他为他的话稍怔了一下,目光难得的在同一字行上浏览了两遍。他对他的称呼让他有些想笑。他抬起手,用食指指根背碰了碰自己的人中处,微遮了下上扬的嘴角。同样的称谓,自他嘴里说出与格林说出,完全不是一样的效果。
非完全背离论。他瞬间想到了这个学术词语,在他还被人称为队长的时代读过的、厚度超过十公分的书中的一本。
他记得他准许过他可以不用这个称呼的。这个善忘的男人显然又睡糊涂了。

志波海燕 21:34:55
憋笑会让脸上的皱纹加深的... 丝质的床单令他感觉舒适,他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脖子.硬度应该足够了... 如果已经做够了的话,您还是早点回去吧. 话里多少带了点意图不明的笑意.

蓝染 21:36:58
他无声的笑了一声,慢慢的又翻过一页。看来你真的是睡糊涂了。

志波海燕 21:46:17
哈? 他皱皱脸皮从被单里探出脑袋... 半逆的光线即使并不太强烈也足以让他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楚了对方的脸. 你刚才说啥?

蓝染 21:47:54
你似乎忘记了,这个房间的主人是谁。

志波海燕 22:19:23
他眨巴眨巴眼睛... 似乎有点猜不透男人到底在酝酿着什么... 真是无情人啊..做完就赶人走吗... 小声滴咕着.他背过身去.一条腿从被单里挪了几分,又停住... 您不介意借件衣服给我吧.他指了指从男人身边露出的黑色布料
他半背过身去.一条腿从被单里挪了几分,又停住...

蓝染 22:29:27
不,我介意。
男人笑了笑,摘下眼镜。



请憎恨或感谢给我们熄灯断电的大叔
无下文。。。
[PR]
by afyqwlh | 2007-03-17 22:41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