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カテゴリ:YY库( 21 )

由一句话突然想起来的小YY

今天在弟弟家玩了一个杀死老板(-_-;;;!!)的小游戏
....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用尺子和键盘也能杀掉....
OTZ



------------分割线----------------

OOC的黑路抽风

琼瑶雷之警告
[PR]
by afyqwlh | 2008-02-03 00:46 | YY库

讲故事,双子,OC有,雷有,慎入

绝境



第一部分



一个新战士进入了汽车人的阵营,横炮出乎意料的对他好,然而却时而对他好时而对他不好。后来这个新战士才发现横炮的兄弟在一次战役中死了,而当时两个人被分在不同的星球,横炮甚至没能见他最后一面。战时资源紧张,而他们又需要新生力量,于是把牺牲战士的还好的零部件转移给新造战士使用。而他的发声器正是飞毛腿的。

More
[PR]
by afyqwlh | 2008-01-10 19:47 | YY库

继续搬以前的文

大黄蜂相关

[SAMXBEE ]脱节 1


********
爱,其实如同战场。
********


“脱节……这实在太脱节了……”SAM双眼望天喃喃自语道。随即又往前赶去。

“嘿……”

“嗨!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我做错了什么?你难道要让我就这么步行回家吗?”黄色雪弗莱慢慢的行驶,后面男人一路小跑紧跟着。

“嗨!停下!”

黄色跑车突然停住,男子由于惯性毫无防备的立扑在他的爱车的后备箱盖上。

“好吧好吧……”他舔舔嘴唇,“我‘感谢’你能采纳我的建议停下来……”忍耐到了极限,长路途所压抑的烦躁与劳累让他捶着后车窗玻璃大吼,“但你见鬼的该给我一句解释!是什么让你变成这副死样子!该死的你不是在故意整我吧……啊噢——!”

后备箱盖在SAM捶上玻璃之后弹起把SAM整个掀到车顶蓬上,仰面朝天。随后,开着的后备箱盖“碰”的关上,发出愤怒的金属碰撞声。

“OUCH……见鬼!”人类揉着自己的脊背从车顶翻下来,所幸他的车不是卡车变形者——车顶离地面的落差并不大到离谱。

“嘿!我说,你这样都一个小时了,就算你要跟我闹脾气,”他愤恨的竖起食指跟他的车讲道理,“你也该让我知道为什么!而且这边不能乱停车!”

他的一切努力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SAM有些尴尬的看看四周经过的汽车中人们看他的目光:像看一个傻瓜。他当着同胞的面丢尽了地球人的脸。

“喂!大黄蜂!” 他转到车前打开引擎盖压低声音冲着发动机吼着。

“见鬼!你倒是说句话啊!”他转到车的左侧气冲冲的踢了车轮一脚。

车门猛的弹开还给他一“拳”,打得他一个趔趄。

“嗨!你干什么!”他叫道,揉着自己的屁股,“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我要抗诉!”

这种令人发疯情况持续了一个地球时,名叫SAM的男子冲着他爱车的所有部位都发了一遍牢骚但却没有任何回音之后,终于放弃跟他的爱车交流,灰心的坐到车侧的阴影里。伴随着他的车,又坐了一个地球时。

“好吧……我们平心静气的谈谈,OK?”男子单手掐腰另一只手摊了摊,冲着车内的仪表盘用缓和的语气说道。“ALL RIGHT……我错了,好吧?这次我是真的错了,错的很大,看在上帝的份上——但首先,你得让我知道我犯了什么错吧?”他用幼稚园老师般诱导的口气,慢慢的接近他的车——的开启的车窗。

——只要他能打开车门,进到车里面,一切的掌控权就都不同了。

然而不幸的是,在他的手摸到车门的时候,他的车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意图。

车门迅速上了锁。

“见鬼!”SAM用力的扯着车门拉手和锁栓,发觉没有效果之后整个人用一种跳水的姿势从车窗往里钻。

车窗在他进了一半的时候上升。

“啊——!喂!你夹住我了!啊噢!要断了!”

车窗在这一声号叫之后停住,并小心的退了下去,SAM趁机爬进他的车里,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并用安全带把自己捆牢。别想摆脱我。他颇有胜利感的想到。

然而这种得意却中止在弹起的安全带的铁签上。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安全带在自己身上保持3秒钟以上的地球时间。

“见鬼!你到底想干什么!”SAM气急败坏的冲他的车吼道,“你可是我花四千美元买来的!四千!”他用力的冲它伸出四根手指。卡麦罗突然发动起来,冲出公路,在宽阔的荒漠疾驰。“喂……喂!你、你要做什么——”

他还没说完他的车便急停别着手刹车来了个270度甩尾,同时车门抓住时机配合的打开,把驾驶员甩了出来。“你这个疯子!”他灰头土脸的爬起来。

他只听到引擎催得隆隆的声音。“好的!”车载电台叫道,“让那炉渣的‘四千美元’见鬼去吧!”
“等……等等!喂!”SAM跟着追过去,然而一阵烟尘之后他只能远远的望着。SAM从未如此真切的感觉到后悔。他干吗要买一辆雪弗莱Camaro?见鬼!它的性能太好了!

“下次我该叫它去扫描一辆我追得上的自行车!”SAM愤恨的自语。他望了望远处可怕的地平线,突然醒悟的抱住脑袋,“啊!见鬼!这让我怎么回去!”

“回来——!!大——黄——蜂——!!”他向着卡麦罗消失的方向狂奔。



“事情就是这样。”SAM掀着衣服,龇牙咧嘴的让他女朋友帮他抹消淤青的药油。头发上还带着尘土的气味。

“也就是说,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它到底为什么生气?”

“该死的对!”他因为女朋友的手劲而抽气,“不管那是出自什么见鬼的理由,它竟然把我扔在那种没有巴士和计程车的荒郊野岭的公路上让我走回家!该死的我走了四个小时才找到最近的一个车站!”他喘了口气,继续高声大叫,“还该死的错过了那个车站的末班车!”



TBC...
[PR]
by afyqwlh | 2007-11-28 18:04 | YY库

搬之前的短文

大黄蜂相关1

噩梦




“你看到了吗,你看到了吗!”他激动的从车窗中探出头来,跟SAM说道,“我头一次开得这么棒!耶!”

SAM耸了耸肩,“哦,好的好的,真精彩——嘿,从我的车上下来。”

“我明天就去参加考试!拿驾照!”

“好,那很好——”SAM叹气式的拖着调子——他说什么都行,只要他能尽快从他的卡麦罗里出来。“只要你不拿我的车去考。”

“嗨!自从你有了那个妞之后我发现我的地位越来越低,现在居然连一辆车也比不上了?!”

——那不是你的错,没谁地位能超过它。SAM耸耸肩,没说出声。雪弗莱车发出隆隆的引擎声,像是憋不住的笑。

朋友走后他跟他的车说道。

“你开的吧?”

“我可不想被撞掉一个反光镜。”

“我也这么想。要知道看到你安然无恙是我最高兴的事。”他伸手拍拍它的引擎盖,“哦,或许我该考虑给你去买保险?”

“SAM。”

“什么?”

“我认为你该考虑阻止他去考架照。那将是那些考官们的噩梦。”

“呃?怎么——”

“他开的时候一直猛踩我的油门,他以为那是刹车。”调频电台呲呲的转换着频道。



(完)
[PR]
by afyqwlh | 2007-11-28 18:02 | YY库

抱来一张震威照><

大抱通通~
得到了授权~
声明:模型与相片属于通通,转载请与通通联系

等待与守望

太有感觉了><

f0132146_15432929.jpg

[PR]
by afyqwlh | 2007-11-28 15:50 | YY库

打扑克打到手抽筋

蹲下等候
啊啊,满天的星星,满天都是.


短篇,双子系列中的一小小段。

More
[PR]
by afyqwlh | 2007-11-11 01:36 | YY库

[内战相关]

片断2


你知道,我很羡慕他们。

我叹了口气,我希望我的小家伙是辆汽车——跟我一样——或者我是架飞行器,那样我就可以跟他单独在一起……

我突然意识到自己在说什么,立刻改了口:我是说,单独跟他作战。

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不管他是什么机型,只要他是霸天虎,那对我们来说就没差。

铁皮没有在意我的语误:不过令我惊讶的是,一百多万年了,你的战斗技术居然一点进步都没有。

那不能怪我。我有些颓丧的说:我本来就不是战斗型的——你知道的,铁皮。刚加入汽车人的时候我的武器的最大威力只能打坏一个二级门锁。

这就是为什么当时横炮总是来找你的原因。他总是忘记宿舍门锁密码。从以前就是这样,你的出现对他而言就像救星一样。

铁皮的玩笑没有令我有多开心,我承认我现在很沮丧。

你知道那是不对的,铁皮。他应该去找大哥来用最高密码得到通行。

那时大哥已经被他烦的不想再为他开锁了。铁皮笑出来。大哥甚至庆幸横炮没把自己的武器设上密码。

或者找千斤顶做个手动开门装置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是的,如果他想把他的宿舍炸上天。

他为这个想法大笑起来,我也跟着笑了几声。汽车人中总是乐天派居多,在这里你永远无法保持阴郁状态很久,因为会不停的有人过来打搅你的自我烦闷。

我希望我的小家伙能在这里待着。



TBC
[PR]
by afyqwlh | 2007-11-01 23:52 | YY库

[内战相关]

片断1

我跟那个SEEKER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汽车人和量产侦察机。之一。唯一不同的大约就是,我是一个生产技术人员,是制造和监管生产线的TF。有一大部分军品和民品都是在我的质检器下贴上标签的,关于这个我干了近五百万年。

More
[PR]
by afyqwlh | 2007-11-01 23:50 | YY库

[双胞胎]训练日 2

[双胞胎]训练日 2

More
[PR]
by afyqwlh | 2007-10-26 01:41 | YY库

趁着能上网....

一块儿写了吧...

打算Y个SUNNY X JAZZ的文,两个毫不在乎的TF的逢场作戏,一夜情而已.俩情场浪子的勾...好吧,为了和谐....为了拆卸....
Primous is a child
#它把咱们当什么了?
我猜,它的玩具之一?
...渣.
JAZZ笑了.
得了,它只是个孩子罢了.#

[双胞胎]名字未定

第一章•训练日


“不,不行。说什么也不行,伙计。按你这个价我没法进货。”

飞毛腿换了只手撑头。

“都给你我吃什么?做生意没有你这样的,这样下去我们没法谈。”

金黄色的手指在桌子上不耐烦的点着。

“什么?!你干脆去抢好了!这个价也拿不着!听着,我现在要出去见另一个客户,他对这批货也有兴趣。价码我已经跟你说了,降一分我都赔本,你看着办吧。”

横炮终于在飞毛腿要喊出‘你要打到什么时候!’那一瞬间挂断了电话。

红色兰博基尼安抚的搭上黄色的肩部装甲,轻压着它们,“噢,这就好,这就好。”飞速冲进房间从床底摸出一瓶未知液体,塞进子空间。

还没完全转过身就撞在了飞毛腿的装甲上。

“我警告你,休想在今晚的狂欢上兜售你那什么劳什子的‘商品’。休想!”金黄的手指心情恶劣的戳着横炮的头盔。


“晚上好,小蓝。”横炮快活的冲炮手打招呼,“你怎么没换装甲?”他关切的问道。

炮手给了他一个受打击的低落表情。

“他已经换过了。”JAZZ跟在后面说。

“恩?我怎么看不出来?”

炮手表现出了更受打击的表情。

飞毛腿从后面搬住他兄弟的嘴把他拉了回来,“收声吧,呆子。”

“你换了新的护目镜?”

“耶,如何?”保时捷面冲着两兄弟用手调整着护目镜的角度让它看起来更完美。

“帅呆了!”横炮给了这个评价,同时还副赠一个口哨声,“准备给我们的‘长官’一个惊喜?”

保时捷有些失落的说,“他在执勤,不过来了。”

“嘿,宝贝,别担心,”横炮搂住破坏者的肩膀,用力挤了挤,“还有我们哪。”


(TBC)
[PR]
by afyqwlh | 2007-10-19 01:52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