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讲故事,双子,OC有,雷有,慎入

绝境



第一部分



一个新战士进入了汽车人的阵营,横炮出乎意料的对他好,然而却时而对他好时而对他不好。后来这个新战士才发现横炮的兄弟在一次战役中死了,而当时两个人被分在不同的星球,横炮甚至没能见他最后一面。战时资源紧张,而他们又需要新生力量,于是把牺牲战士的还好的零部件转移给新造战士使用。而他的发声器正是飞毛腿的。





横炮几乎要发疯,他无法忍受飞毛腿的声音无时无刻的响在耳边,却没办法失去他。他没法想象再次失去兄弟是什么情景。于是他申请让这个新战士住到他和飞毛腿的宿舍,睡他的床,每晚让他给他讲故事。他在绝望中挣扎着保持一点理智。他会在黑暗里抚摸他的机体,直到他一块一块的将飞毛腿的零件发现。

对于这个新战士而言,横炮就像哥哥一样的存在,然而却在晚上那么缺乏保护的靠在他肩上,痛不欲生。不断的交替角色中他发现自己爱上这辆红色的兰博基尼,不可置信,却不可自拔。汽车人中有许多战士已经没办法去爱别人,他不知道横炮是不是,但他自信能好好的爱横炮,保护他,直到有一天,他发现了飞毛腿的资料。他所有的自信全部都被击得粉碎,他跟飞毛腿相差得太远,他发现他没法停止颤抖。他发过誓不会让横炮再痛苦,却发现横炮所有痛苦的源头都是自己。

他试图让横炮忘记飞毛腿,但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任务。每次提起飞毛腿横炮都会发怒。基地发现了一个本应该是火种熄灭的战士,他神奇的活了下来。利用原本的机体进行火种重燃技术,这给了许多人希望。包括红色战士。横炮开始寻找飞毛腿,他抱着飞毛腿并没有死,而是存活在某个星球上的希望。新战士看着他痛苦,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他身上的零件就是飞毛腿的。他甚至一个编号一个编号的对照过。飞毛腿最后存活的希望也在当初被毁灭了。他没有告诉横炮这一点。横炮要去当时飞毛腿死去的星球,新战士劝阻没有效。他甚至让横炮看他身体内的那些写着飞毛腿编号的部件,飞毛腿已经死了!他大声的说着。横炮的反应非常激烈。等新战士从昏迷中醒来他发现自己身边空无一人。横炮已经走了。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始至终横炮只有飞毛腿一个人,而他,对横炮来说什么都不是。打架过程两人都受了伤。他坐在飞毛腿的床上,沾满横炮能量液的手慢慢的装着自己打架中被扯下来的零件。他拿着自己身上卸下来的一块支撑架,上面铭刻着09323351,而旁边的数据板上记录着“09323351,汽车人 飞毛腿”,他注视着那块不再崭新的钢铁,淡淡的说你有什么好,我哪里不如你好,哪里比不上你,为什么我就不行呢?眼泪不住的流下来。他没意识到自己哭了,直到看到地上自己的冷凝液,慌忙伸手去擦,连脸带地板。像怕人发现似的。我怎么又哭了,飞毛腿是不哭的,他重复着当初横炮跟他说的话,飞毛腿是不会哭的。我怎么能哭呢。飞毛腿是不哭的。飞毛腿是不哭的。

横炮去了那个星球,昔日的战场早已被今日的残体所代替,一片战争过后的惨状与悲凉。横炮寻找着根本不存在的证据。横炮站在星球荒凉的表面,连当时抢救飞毛腿的手术台都在战争中被摧毁了,直到他意识到他再也找不到那个地方,飞毛腿最后存活过的地方,就像再也找不到他兄弟一样。他轻轻的说,SUNNY,你这个自恋鬼,没想到到最后连祭祀地都找不到。再见,SUNNY。他说,再见,我的兄弟。他终于放下了对他的执着,连同爱,连同悲伤,连同欢乐与痛苦。所有跟SUNSTREAKER相关的。

急救问新战士,你确定要这么做吗,新战士回答是的,我确定。

横炮下飞船,飞船的门缓慢的开启,他看到的是一个有着跟飞毛腿完全相同外表的TF站在他面前。新战士完全换成了飞毛腿的外观。




TBC
[PR]
by afyqwlh | 2008-01-10 19:47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