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继续搬以前的文

大黄蜂相关

[SAMXBEE ]脱节 1


********
爱,其实如同战场。
********


“脱节……这实在太脱节了……”SAM双眼望天喃喃自语道。随即又往前赶去。

“嘿……”

“嗨!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我做错了什么?你难道要让我就这么步行回家吗?”黄色雪弗莱慢慢的行驶,后面男人一路小跑紧跟着。

“嗨!停下!”

黄色跑车突然停住,男子由于惯性毫无防备的立扑在他的爱车的后备箱盖上。

“好吧好吧……”他舔舔嘴唇,“我‘感谢’你能采纳我的建议停下来……”忍耐到了极限,长路途所压抑的烦躁与劳累让他捶着后车窗玻璃大吼,“但你见鬼的该给我一句解释!是什么让你变成这副死样子!该死的你不是在故意整我吧……啊噢——!”

后备箱盖在SAM捶上玻璃之后弹起把SAM整个掀到车顶蓬上,仰面朝天。随后,开着的后备箱盖“碰”的关上,发出愤怒的金属碰撞声。

“OUCH……见鬼!”人类揉着自己的脊背从车顶翻下来,所幸他的车不是卡车变形者——车顶离地面的落差并不大到离谱。

“嘿!我说,你这样都一个小时了,就算你要跟我闹脾气,”他愤恨的竖起食指跟他的车讲道理,“你也该让我知道为什么!而且这边不能乱停车!”

他的一切努力都像在对着空气说话。SAM有些尴尬的看看四周经过的汽车中人们看他的目光:像看一个傻瓜。他当着同胞的面丢尽了地球人的脸。

“喂!大黄蜂!” 他转到车前打开引擎盖压低声音冲着发动机吼着。

“见鬼!你倒是说句话啊!”他转到车的左侧气冲冲的踢了车轮一脚。

车门猛的弹开还给他一“拳”,打得他一个趔趄。

“嗨!你干什么!”他叫道,揉着自己的屁股,“别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我要抗诉!”

这种令人发疯情况持续了一个地球时,名叫SAM的男子冲着他爱车的所有部位都发了一遍牢骚但却没有任何回音之后,终于放弃跟他的爱车交流,灰心的坐到车侧的阴影里。伴随着他的车,又坐了一个地球时。

“好吧……我们平心静气的谈谈,OK?”男子单手掐腰另一只手摊了摊,冲着车内的仪表盘用缓和的语气说道。“ALL RIGHT……我错了,好吧?这次我是真的错了,错的很大,看在上帝的份上——但首先,你得让我知道我犯了什么错吧?”他用幼稚园老师般诱导的口气,慢慢的接近他的车——的开启的车窗。

——只要他能打开车门,进到车里面,一切的掌控权就都不同了。

然而不幸的是,在他的手摸到车门的时候,他的车敏锐的发现了他的意图。

车门迅速上了锁。

“见鬼!”SAM用力的扯着车门拉手和锁栓,发觉没有效果之后整个人用一种跳水的姿势从车窗往里钻。

车窗在他进了一半的时候上升。

“啊——!喂!你夹住我了!啊噢!要断了!”

车窗在这一声号叫之后停住,并小心的退了下去,SAM趁机爬进他的车里,坐在驾驶员的位置上,并用安全带把自己捆牢。别想摆脱我。他颇有胜利感的想到。

然而这种得意却中止在弹起的安全带的铁签上。他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让安全带在自己身上保持3秒钟以上的地球时间。

“见鬼!你到底想干什么!”SAM气急败坏的冲他的车吼道,“你可是我花四千美元买来的!四千!”他用力的冲它伸出四根手指。卡麦罗突然发动起来,冲出公路,在宽阔的荒漠疾驰。“喂……喂!你、你要做什么——”

他还没说完他的车便急停别着手刹车来了个270度甩尾,同时车门抓住时机配合的打开,把驾驶员甩了出来。“你这个疯子!”他灰头土脸的爬起来。

他只听到引擎催得隆隆的声音。“好的!”车载电台叫道,“让那炉渣的‘四千美元’见鬼去吧!”
“等……等等!喂!”SAM跟着追过去,然而一阵烟尘之后他只能远远的望着。SAM从未如此真切的感觉到后悔。他干吗要买一辆雪弗莱Camaro?见鬼!它的性能太好了!

“下次我该叫它去扫描一辆我追得上的自行车!”SAM愤恨的自语。他望了望远处可怕的地平线,突然醒悟的抱住脑袋,“啊!见鬼!这让我怎么回去!”

“回来——!!大——黄——蜂——!!”他向着卡麦罗消失的方向狂奔。



“事情就是这样。”SAM掀着衣服,龇牙咧嘴的让他女朋友帮他抹消淤青的药油。头发上还带着尘土的气味。

“也就是说,你到现在也不知道它到底为什么生气?”

“该死的对!”他因为女朋友的手劲而抽气,“不管那是出自什么见鬼的理由,它竟然把我扔在那种没有巴士和计程车的荒郊野岭的公路上让我走回家!该死的我走了四个小时才找到最近的一个车站!”他喘了口气,继续高声大叫,“还该死的错过了那个车站的末班车!”



TBC...
[PR]
by afyqwlh | 2007-11-28 18:04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