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海燕相关,一切都是伪的]2


跟海燕一起的日子,大约是他最热血的青年时光。



生诞日


哎阿近。
语气词与称呼从来不分开是志波海燕的特色。
怎么样。
海燕坐到他身边。

什么怎么样。

得了,别跟我装不知道。12队有什么好玩的啊。
海燕瞥了他一眼,神不知鬼不觉的搂走他手中的竹筒,搁嘴边喝了一口。

还那样呗。
近不满的瞪他一眼,仰头看着天,无关痛痒的道。

相亲怎么样了?
哪个?
当连长的那个。
哪有当连长的?
跟你相过亲的够一个连了,就这次这个漂亮,不是连长么。
……你欠揍吗?

志波海燕一边大笑一边挡开他的拳头,近顺手将他的腕子握在手中。
笑够了,顺势往后一躺。草垛干燥而温暖。

哪天你不在了,尸魂界一定闷死。

你咒我早死啊。
志波海燕将竹筒子放嘴边,喝一口。通过罐子的共振传来闷闷的声音。

诶,我说,热血男,什么时候一起去?
你找着了?
当然。

志波海燕两眼望着天,算了算。
干脆现在就去!
说罢一个鱼跃跳起身来,

我说你也太急了吧?哪有计划还没定接着就行动的?
恩。他拍打着屁股上的干草。送人。赶着呢。
送人?送谁啊?
阿近顺口问。

人。
废话。他用手背挡开他拍落的杂草叶儿,站起来,故意用肩膀撞了他一下,谁啊,透露透露。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三八啊——
他拖着调子。

近墨者黑。

海燕转过头来,在他肩上推了一掌,笑得灿烂。反正你跟我一起去就是了。
近没站稳,又坐倒在草堆上,望着海燕,忘了抬手挡在眉际,刺眼的阳光从海燕头顶直射进他的眼里,那一刹,瞳子酸痛,眼眶一红。
这倒把海燕吓了一跳。
不会是我把你打哭了吧?啊?
口胡!
他打掉在发旋名为安慰的乱摸的手。
迷着眼了,估计是你小子刚刚拍的草掉眼里了。
不·会·吧——
志波海燕用异常抑扬顿挫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蹦,然后用两根手指在他的眼眸上比了比。
你那小眼珠子还没这草大,怎么可能掉得进去。
你找死吗!
他吼他,伸手一把,却被海燕闪身躲过,逃开一尺远,掐着腰看着他笑。
你要叫海燕副队长!
他把手拢在嘴边,冲他喊着,副赠一串爽朗的笑声。

阿近突然想起了今天是哪一天。他估摸着自己大概知道了海燕要拿给的那个人是谁。
明天即是尸魂历一月三十一。
朽木白哉的生诞日。

他们俩不是水火不容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熟络了呢?
[PR]
by afyqwlh | 2007-07-09 23:01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