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银白][给老哥的结婚贺礼]寻

[银白][给老哥的结婚贺礼]寻







有时他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蜘蛛自手边落下,朽木白哉只是看着,再也无兴趣和精力去追逐并搁在手指上把玩。

他抬头,过于强烈的阳光刺得他睁不开眼。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开始喜欢又惧怕阳光。

他把手背搁在额头上,遮出一小片荫。湛蓝的天空深处有淡淡的片状白溶在里面。空气中没有云柔软湿润的味道。

他记得打自出生时起,他就从不知道厨房在何处。没有任何人让他进过厨房。此时他手里握起明晃晃的菜刀,掂量一下,看着桌上鲜亮的橙子,实在不知该如何下手。他可以将虚切成丝,却不懂如何将橙子切成块。艳橙的水果在桌面上被阳光照得仿佛在发着光,朽木当家终究还是没思考出菜刀该用怎样的刀法。他思量了一下,终究还是有些无奈的自暴自弃。

——总之,能吃到口中便成罢。

不知用菜刀是否得出始解。

市丸撑在层叠的瓦片上,径自笑得全身颤动。



他皱眉。



——散……



终究还是有人将橙子拿了起来,顺便拖出桌下那个盛满橙丝的筐子。

哎呀哎呀~这样不行呀,朽木队长。怎么能用这个呢?

市丸笑着卸下他手中的刀,不是用这个的。

他看着他剥橙子的手指,指尖染了橘黄的色彩,渍进皮肉中。他注意到他的目光,伸手到他的面前,咫尺的距离,孩子气的恶作剧,他的鼻腔中满是他手指上橙子的酸楚甘苦的气味。

每次回想起金色的手指,他都觉得恍若隔世。

尸魂界蓦的缺失了三个人。他突然想起了三番副队长画的那副画,平平常常的三番院落,回廊中凭空空了一块地方,没有铅笔线,没有勾边,没有色彩。

——那是什么。

——啊……队长,不,市丸他,经常倚在那里的。

他终究还是没有问,那空的是因为忘记了他的容貌,还是根本就是待着那个人回来。

十番副队长双手捏着它,垂着眼看得很入神,然后嘴角的痔动了动,笑中带着橘子的苦。

——是啊,他这坏习惯,总是改不了。

朽木看着她,闭了眼,转身。

人活得久了,总有一些东西见不得。






(TBC)
[PR]
by afyqwlh | 2007-04-29 23:59 | YY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