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之外

ブログトップ

[给露亲的回礼文][心弦]题目未定 A


于是说,在黑白蓝白心弦弦雨中便选了这个


[心弦]



黑崎一心有时总是在想,比起做医生,或许石田龙弦更适合做一个灭却师。

或者算命师?

他挠挠头,有些拿不准。直到现在他还是解释不清灭却师的具体含义。灭却,灭却什么?那一光箭射穿的灵魂,了断的究竟是命,抑或是缘线。

他曾经跟他喝茶的时候说过,斩魄刀斩得断命,斩不断绊。

当时他只是端着茶碗,站在茶盘前,垂着眼看着白水从串珠到沸滚,然后给自己添满。黑崎看着他,在他添毕之时伸手接过。回回如此。只有这一次,他并没有放下玻璃壶,那只手越过横断在两人之间的茶盘,给他添满。

所以说死神才会太面汤。

所以说灭却师下手太狠了。

他提高了个声调,纠正。

把什么都消灭得干净,啥都不留,连缘分都斩得一干二净。

他听到一声带着轻蔑气息的哼笑——这个灭却师的语气向来如此——无楫之谈。

死神撇了嘴,对这个不屑一顾。

唉——

他用夸张的口吻长长的叹了口气,最近总是脖子痛。

他倚在藤椅靠背中,伸出手。

过来。

不动半点声色。

啊?

男人把手伸进前襟里,抓了抓。

什么啊?

灭却师没有再言,他也没有再问。

片刻,他叹了口气。

真是的,每次说话都莫名其妙。

起身。

更可恶的是,我居然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避开他叠起的脚,躬身靠前,双手撑在藤椅的扶手上。那只手自他的肩上颈旁擦过,冰凉干燥的触感,凭空一握,便撤下手来。

他握住那只手握成拳的腕子,搁到眼前。翻来覆去的看。皱眉。

这里面到底握住什么了啊。

凭你的眼,还看不到。

真欠揍的口气,小子。他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你就不怕我邪念一起把你干掉?

你还没那本事。

他弯起嘴角笑,架空的左腿上抬,腿干抵在他的腿间。杀了你不容易,断了你后到没什么悬念。

我靠啊!你少乌鸦嘴!

一阵沉默。

一心不说话时他总是不会先开口。

那个……

黑崎挠挠头,手靠前挪了挪。

嘴唇含吮轻吻。

眼镜摘了。
[PR]
by afyqwlh | 2007-03-29 01:10 | YY库